就是愛漂亮
關於部落格
  • 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從不搶奪別人的功勞 也不欺凌弱小

回到東宮,有些疲倦的李安看著折子直打瞌睡,終于忍不住伏案小憩,夏金逸替太子飲料店蓋上披風,悄悄的退到門外,卻是側耳細聽,等待太子的召喚。這時候一個侍衛躡手躡腳的走了過來,低聲道:“副總管,王妃派人來傳令,說是有事要您去辦。”

夏金逸皺眉道:“我正在伺候殿下,你是知道的,殿下是一刻也離不開我的。”

那個侍衛苦笑道:“副總管大飲料店人,我怎么敢和王妃說這些,您還是回去一趟吧。”

夏金逸想了一想,問道:“可是王妃親自召見你傳令的。”

那個侍衛道:“大人放心,我親自聽王妃說飲料店的,她有些事情要你去辦。”

夏金逸略略放心,又問道:“我師兄在不在府上,有什么事情不能讓他去辦。”

那個侍衛低聲道:“您是知道的飲料店,總管大人性子嚴正,有些事情必然是不愿意去做的,說句實話,聽王妃的侍女說,好像是王妃的外甥在外面犯了事,需要有人去疏通一下,您是知道的,這種事情您若不去,誰還能去辦,王妃也不希望這件事情眾人皆知。”

夏金逸這才放下心,點頭道:“好吧,你們好好伺候殿下,我去去飲料店就回。”

在回府的路上,夏金逸卻是總覺得心中不安,想起昨日繡春告訴他的事情,總覺得其中有些不妥,在臨進府的時候,他吩咐一個手下道:“你不要進去了,就在外面等我飲料店,王妃吩咐事情,用不了多長時間,半個時辰之后我如果不出來,你就立刻進宮請見殿下,就說我求殿下救命。”

那個屬下連連點頭道:“屬下明白,副總管小心一些。”

夏金逸微微苦笑,心道:“我如今滿身罪孽,人皆可殺,若非心愿未了,就是死了又有什么打緊,可是現在我卻不能死,若不見她沉淪苦海,我決不罷休。”想到這里,他仰頭挺胸走進太子府,不管伸頭縮頭,都是一刀,事到臨頭,總不能退縮,再說王妃相召,焉能推辭。

進得府來,只見往來的侍衛宮女眼中都帶著一絲同情憐憫,夏金逸便知道這次不好,他雖然得到太子寵信,為人卻是豪爽大方,從不搶奪別人的功勞,也不欺凌弱小,不論是侍衛宮女,只要面子上和他過得去,他就十分周旋,這一年來太子喜怒無常,若沒有他求情,只怕府中很多人都會受到太子責罰,所以雖然他這個實際上的弄臣人緣卻是很好。雖然現在不敢明言,卻道暗中示意,有幾個要好的侍衛還示意他快走。夏金逸卻知道是萬萬逃不得的,只得走到了后面的花廳,這里是王妃接見外臣的所在。夏金逸一走進花廳,就看見蕭蘭坐在上首,神色森然,而客位上坐著一個艷色絕倫的女子,正是靖江公主李寒幽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